设为首页今天是

【法治中国】一个安徽公益人的苦辣酸甜

2023-6-2 18:5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68874| 评论: 0

摘要: 本网据北京好人频道谭毅报道(陈运发 谭新军)《最近比较烦》是著名音乐人周华健演唱的一首流行曲。听着这首歌忧伤的旋律,我莫名就想到了安徽的一个文学朋友曾经的坎坷遭遇! 这个家住淮河岸边的文友阿福,今年五 ...
  本网据北京好人频道谭毅报道(陈运发 谭新军)《最近比较烦》是著名音乐人周华健演唱的一首流行曲。听着这首歌忧伤的旋律,我莫名就想到了安徽的一个文学朋友曾经的坎坷遭遇!


    这个家住淮河岸边的文友阿福,今年五十三岁,接近一米八的个头。他浓眉大眼,五官端正,喜欢文艺创作和做各种公益,说话时常带着和蔼可亲的微笑,充满了精气神。可是,这一段时间,他常常闷闷不乐。昨天他到我朋友老刘这里来喝茶,向老刘说起了自己遇到的两桩烦心事。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文友创作几十部影视作品也都在国内外成功啦。有的人就是嫉妒心特强,见不得别人好。阿福以前由于家庭困难,初中毕业就辍学了。可他为了圆自己的文学梦,坚持白天参加生产劳动,晚上点着煤油灯也要阅读借来的书籍。不认识的字、不懂的词儿,他就查字词典。他还坚持写读书心得,尝试把自己了解到的古人今事作为素材,进行文学创作。他把自己反复推敲打磨过的小说、小品、诗歌、剧本等投寄报刊发表。还有外地导演纷纷找他合作,还成功拍摄了二十八部影视剧呢!


     前些年,他先后被市、省及国家级作家协会戏剧家协会等吸收为会员,仅仅稿费在城里边都买了六套房。随着他的创作成果越来越多,名气越来越大,引起了市里一个文学爱好者的怀疑和嫉妒。这个文学爱好者叫周民,本科毕业,在一家私立学校上班。他已经写作二十几年了,至今也才仅是某市级作协会员。他对阿福不断在省级、国家级刊物发表有影响作品以及不断受到各级采访和表彰和被吸收为市政协委员,早已心存嫉妒。于是,他多次在一个私人群里说出自己的怀疑“他仅一个初中毕业的残疾农村人,怎么可能写出那么多那么好的作品?那可能是剽窃别人的创作成果罢了?听说某报已封杀他稿件?市委宣传部门要抓捕他呢?”俗话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周民造谣诽谤之事被阿福好友严老师传到了阿福的耳朵里,阿福依旧还是照样新作发表不断,可心里感觉郁闷,阿福生了大病一场!阿福想起过去吃的苦、受的罪,自己人前马后流得心酸泪连自己都佩服自己的毅力和拼搏骨气!由于自己长期坚持白天劳动,晚上也奋力写作,他当过民办教师,教过书又担任文化馆长和报社的记者,又靠自学考取读完研究生,以致于累垮了身体,如今成了腿脚不便的一个残疾人!阿福一气之下,索性把周民告上了市法院。法院受理了这起诽谤案,传阿福和周民到庭审理。阿福在法庭上义正词严、慷慨呈词!阿福要求周民拿出造谣的证据来。周民心虚全是自己凭空乱想,哪有什么证据,完全是怀疑,是自己嫉妒心在作妖!法院最后作出的判决是:周民向阿福当面道歉,在市报和微信群里同时消除不良影响道歉,赔偿阿福精神损失费五千元。向来正直善良憨厚的阿福只接受了周民的道歉,表示不要他的一分钱赔偿。法院执行款到账后,阿福捐给了市里的孤儿院。


      另一个东北网友白军,看中阿福一首励志歌《争口气儿》,感觉接地气又大气磅礴作词好,就软磨硬泡非要请他授权给他们团队来公开发行,还把事先就起草好的欺诈性圈套授权书让他签字画押,阿福哪知这是一个密谋已久的网骗圈套,“事先授权书中说:此歌是阿福和我共同创作,授权给我投资发行将来利润分红各半。分配资金由我做主!”后来白军又把歌曲卖给了河北省歌唱家闫宇徒获利十万元,却没按授权内容给阿福半文钱,其实歌曲是阿福一个人根据自己的励志经历创作而成,对方没写一个字,却欺骗掌握了把那刀把子握在了自己手中。阿福去法院起诉,一个法官收了白军大红包,两次开庭中根本也不去调查真伪,对方做伪证100多页纸,连伪证人都没到法院,就草草地结案,因为法院追求建立奖赏,而法院最讲“三性”,他们法官却太草率形成了冤假错案!

     这两件事对阿福打击很大,茶饭不思让他瘦成了皮包骨头。阿福曾经爱心满满,他组建了三个爱心慈善协会,经他的手筹划爱心款就有200多万,发放到民间需要帮助的残疾人人手里,朋友们都劝阿福万事得看开点,事情总会真相大白!
疫情结束雨过天晴,如今网骗者和他的舅舅某省公安厅长一起都归了案,国家公安部成功地破获这起惊动国内外全国受害者众多的特大网骗案。阿福的满天愁云终于云开雾散,解开了他这把心锁!现在已经开始快乐的创作,热心地又去做那些助残学雷锋爱心活动了!他号召爱心企业家和雷锋志愿者,率领他的安徽省雷锋驿站志愿者团队,为村里小学捐了五万元,为家乡敬老院捐了五万元,为怀远县城留守儿童们捐了十万元,为地区孤儿院捐了20万元,他的爱心就像淮河的水,永远流淌不完!受到了越来越多受助家庭的感激,阿福又感受到了来自全社会大家庭的温暖!
责任编辑:李正义

返回顶部